> 台东镇网 > 资讯 > 娱乐八卦 >

扎西拉姆·多多做客方所,谈“虽然不相见”

时间:2017-08-06 07:44   来源:台东镇网   编辑:楚湘

《非诚勿扰2》里一首“见或不见……”的小诗,引发了无数人追寻作者,也是因为作者的被误传,让大家认识到了扎西拉姆·多多。8月5日,她带着三本书作客方所,开始她的“世上还有其他你”的讲座。

扎西拉姆·多多的一本书信集《虽然不相见》于6月出版,《虽然不相见》集结了她近10年与朋友、孩子互通的信件,以她独有的温柔细腻的文风,抚慰在纷繁世界中失落的灵魂。书里同时收录很多行脚途中的珍贵摄影作品,她自己也称,“很喜欢摄影,摄影对于我来说,其实也像书写,同样是带着‘我没办法告诉你世界真实的样子,我只能告诉你世界在我眼中的样子’这样的心情去从事的一件事”。因为本书全部都是信件,所以文字中的情感都是真情流露,看过后余味深长。

过去的五年的时间里,她给《悦己》杂志写过专栏;做了一份个人的电子杂志;为陈坤出品的Mook书做过主编;如今她又起意集结自己珍藏几年的信件出版,并坦言:“不是因为有什么压抑已久的暴露癖。这一次书信的集结出版是因为,其实书信才是我写作的主要方式,每一篇或长或短的文字,无论以什么文体出现,当初都是为了倾诉而来。”

采访中她透露,因为自己的诗被传为仓央嘉措所写,感到莫大荣幸,沾了仓央嘉措老师的光,“但我觉得一点都不同啊,仓央嘉措老师的事很工整,而我写得还是很随意。”

Q: 《虽然不相见》与之前的《当你途径我的盛放》《喃喃》《小蓝本》相比较,这本书有什么不同的特点和寓意?

A:《虽然不相见》最大的特点应该是它是一本书信集。按说书信这么个人的东西,只有名人书信才让人感兴趣吧?读名人书信能够满足一定的偷窥欲。所以我其实对这本书并没有什么自信,但还是硬着头皮出了,主要是为了让大家看到那一批小孩子们的来信(是的,那些来信比我的回信更值得了解)。

Q: 你给朋友的信里面大都对生活看法很深入,平常与朋友交流也是这样吗?

A:我其实没有去留意耶,大概平时也是这样的吧。我私底下其实话并不多,可说可不说的话,大都最后不说了。而且我也有社交恐惧症,可见可不见的人,基本都不见。所以舍得花时间去共处的人,都是投缘的人,愿意分享的话题也都是彼此有过思考的话题。不然的话,一个人静静的待着就好了。

Q:你曾透露这本书的一个“秘密”,是你出版它的本意——二十三封给孩子的信。为什么孩子的信这部分对你有这么重要的意义?

A:过去的几年间,我其实一直有应儿童杂志《知心姐姐》之邀,为孩子们写回信。这些来信就是孩子们给杂志写去的真实信件,表达的都是他们真实的困惑与苦恼。虽然我自己并没有小孩,但是我的好朋友们都已经有小孩了,在读到这些来信之前,我没想过原来孩子们会有那么多的心事,我把这些来信给我身边做了父母的好友们看,他们也说孩子们从来不会跟他们讨论这些问题或者提出类似的抱怨。但父母不了解不代表孩子没问题,只是他们不愿意跟父母沟通罢了。所以我很希望通过出版这一本书,让大人们多了解一些孩子们的世界,好为他们给孩子们提供多一些帮助、给予多一些理解;同时也希望大人们能够从孩子身上看到自己的问题,就像书里我写到的:“亲爱的小孩,请原谅那些还没来得及想好就长大的大人们”,希望这本书能够成为一个小提醒吧。

而前面的一章给我的那些朋友们的信,其实只是诱饵罢了,我怕读者听说这是一本写给孩子们的书,会不愿意深入去读。但其实给孩子们写的回信,也是给大人们看的,希望读者能理解我的良苦“心机”吧。

Q: 书里收录很多你行脚途中的珍贵摄影作品,对于拍照有什么心得?

A:是的很喜欢摄影,摄影对于我来说,其实也像书写,同样是带着“我没办法告诉你世界真实的样子,我只能告诉你世界在我眼中的样子”这样的心情去从事的一件事。虽然也买过不少专业的照相机和镜头,但是最后发现用的最多的还是手机,因为可以随时随地的记录,随时随地的分享。这一次的书里也是,既有专业级照相机拍下的作品,也有手机的随拍,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分得出来呢?

Q: 很喜欢那句“相信坚持做自己热爱的事不会饿死;相信爱这个世界的同时可以不执著它。”怎么做到爱这个世界但与执着于它?

A:这个话题其实非常大,大到可以写一本书了,不,两本,关于爱一本,关于不执着一本。但是如果要简单回答的话也是可以的,那就是:在如幻的国度,真实的行走。用这样的心情去用心经历一切,最后穿越它。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