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东镇网 > 资讯 > 青岛 > 青岛社会 >

诊疗不规范,青岛市立医院被提高赔偿比例

时间:2021-08-26 14:37   来源:法治青岛   编辑:桂纶

患者在治疗期间出院,辗转多家医院治疗并最终不幸病故。此后的赔偿纠纷中,出院的事因成为了争议的焦点。关于患者是否符合出院标准以及医院是否存在过错和过错程度有多大,医患双方的争议颇为激烈。最终,法庭是如何判决的,其依据又是什么,一起来看一看吧。

2018年3月13日,患者蓝女士因“咳嗽、咳痰伴胸闷、喘憋10天”入住青岛市市立医院东院区,3月21日出院,共住院9天;3月30日,蓝女士因类似病因入住齐鲁医院(青岛)住院治疗,4月6日出院,共住院7天;4月18日,蓝女士因“咳嗽伴喘息1天”入住青岛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经治疗后于4月26日出院,共住院8天;5月6日,蓝女士以“咳嗽、咳痰、喘憋10余天,加重2天”再次入住青岛市中心医院,经治疗后于同月16日出院,共住院10天;5月16日,蓝女士以“咳嗽、咳痰、喘憋10余天,加重1天”第三次入住青岛市中心医院,经治疗后于同月24日出院,共住院8天。

2018年5月31日,蓝女士因意识不清超过一小时被120急救车送急诊治疗,最终宣布抢救无效,临床死亡。

是否符合出院标准?

蓝女士的家属认为,青岛市市立医院的诊疗措施存在诸多过错,最终造成患者死亡。

其家属称,住院治疗期间,因为发现医院护士用护士服衣角拧开注液口提出异议后,医生对其有意见,导致不得不出院, 并不是患者主动提出出院。蓝女士的家属认为,3月21日医院的CT报告单提示“病变较前进展,建议继续抗炎治疗后复查”,但是3月22日即嘱病人出院,显然不是正常的医疗衔接。

蓝女士家属还认为, 患者出院时院方未告知继续抗炎治疗,也未给予任何出院带药,显然与患者病情恶化有很大关系。而且,青岛市立医院还篡改病历,因为医院交给患方的出院记录与院方存档的出院记录更改严重。

青岛市市立医院则认为,医院给患方的出院记录对化验结果未进行精简,出院诊断记录不全,出院情况及宣教记录不精确。在患者出院后,主管医生对该出院记录进行更为精确的修改。两份出院记录部分记载内容不一致,与医嘱单中记录对患者执行的诊疗措施不相关,系对病历文书的记录修改,不属于篡改病历,也不影响对患者诊疗措施是否得当的评价。

院方还认为,患者当时是符合出院标准且主动提出出院。而且,即便是患者自认的出院理由,也只是加重后续费用、增加住院次数及延长治疗时间,与死亡的后果无关,因此主张相关后果的赔偿没有事实依据。

其他医院的相关病历显示,蓝女士此前有过重病记录,其家属则称该病是十年前且已治愈无复发。

司法鉴定意见的争议

此后的司法鉴定意见认为,医院在诊疗过程中,除了用药方面有一定不利因素影响外,出院工作程序也有瑕疵,但该瑕疵与患者出院后病情发展并无必然联系。意见认为,就患者病情特点而言,具有继续临床治疗干预的必要性,因此不符合出院标准。若非患者要求出院,医院此时准予办理出院存在不足且出院医嘱宣教、告知内容不充分,对患者后期病情发展具有不利影响;若系患者要求出院,因送检材料中未见自动出院告知书,说明医院存在出院工作程序瑕疵。

蓝女士的家属对司法鉴定的意见有异议,他们认为,患者方面提出的出院原因,鉴定意见没有就是否有可能影响患者此时甚至此后就医的积极性、医从性和对医生的信任度作出评价。他们提出,患者入院精神评估正常,后来却被诊断为抑郁症,与此后精神压力大有关。

作出司法鉴定的机构此后在书面回复中表示,若护士确实存在用护士服衣角拧开注液口行为,提示护士医疗行为不规范。但关于患方提出的该行为与患者此后就医的积极性、依从性、对医生的信任度问题超出司法鉴定技术评价范畴。此外,关于患方提出的抑郁症问题,属于精神专科范畴,超出司法鉴定评价范畴。

司法鉴定意见的结论是:青岛市市立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与患者后续病情加重、增加住院次数及延长治疗时间具有一定因果关系。就原因力而言,若非患方主动提出出院,则医院医疗过错与损害结果的原因力程度,从技术鉴定立场分析建议为次要程度范围;若系患方主动提出出院,医院医疗过错与被损害结果的原因力程度,从技术鉴定立场分析建议为轻微程度范围。

法院:诊疗行为不规范,酌情增加赔偿责任

法院首先判定,没有证据证明司法鉴定意见存在错误,对鉴定专家的意见应给予尊重。

其次,法院判定蓝女士是主动要求出院。

蓝女士的家属称,因其发现医院护士用护士服衣角拧开注液口提出异议后,医生对其有意见,其不得不出院。而且,根据齐鲁医院(青岛)入院记录显示,患者入住青岛市立医院治疗后有好转,患者自行要求出院(该部分内容系患者自述)。也就是说,患者出院系其主动提出的,不是医院要求其出院。

因此,根据司法鉴定意见,青岛市市立医院的过错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原因力为轻微程度。

对于修改病历的行为,法院认为, 青岛市市立医院对患者的出院记录进行了更改是客观事实,该更改虽因患方及时发现未减轻院方应承担的责任,但更改病历是不被法律允许的,该行为在确定院方应承担的责任比例时会予以考虑。

最终法院判定,青岛市市立医院与死亡死亡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法院认为,医疗机构担负着救死扶伤的重大社会责任,应尽最大努力对患者进行治疗。若因过错给患者造成损害的,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同时考虑到,一方面,患者出院时并不具备出院条件。在患方要求出院时,医方应告知患方此时出院存在的风险并应有出院带药,而院方在该方面存在不足,特别是没有出院带药,存在过错。另一方面,院方护士用护士服衣角拧开注液口的行为无疑对患方是否选择出院具有一定影响,而该行为被鉴定意见认为不规范。再加上院方存在两份内容不一致的出院记录,亦存在过错。因此,在鉴定意见的基础上增加青岛市立医院应承担的责任。

法院认为,患方主张青岛市市立医院应承担50%的赔偿责任,明显过高,酌定院方对损害结果承担30%的赔偿责任。

再审申请被驳回

患者家属不服判决,向青岛中院申请再审,诉求是:院方伪造了患者的病历资料;院方对患者的损害后果应当认定为患者死亡;院方应当增加赔偿数额。

青岛中院经审查认为,第一,原审已认定院方对患者的出院记录进行了更改,对患者持有的出院记录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并在确定院方应承担的责任比例时对上述因素予以了考虑。

第二,根据司法鉴定意见,院方医疗过错行为与患者后续病情加重、增加住院次数及延长治疗时间具有一定因果关系,患者家属主张无充分事实依据。

第三,根据司法鉴定意见,院方的过错行为与患者损害结果之间的原因力为轻微程度,原审法院综合考虑院方未告知出院风险和出院带药、护士用护士服拧开注液口的不规范行为、存在两份内容不一致的出院记录等过错,酌情提高院方承担的责任赔偿比例至30%,并无不当。

最终,青岛中院驳回了患者家属的再审申请。

综合来看,患者在不宜出院的时候选择出院,是后续诸多纠纷的起因。而出院的原因,是因为患者发现护士用护士服衣角拧开注液口后提出异议。患者认为医生因此对其有意见,会影响此后的治疗。客观的说,医生是否会因此对患者有意见,没法确定,可能只是一种单方判断。但是在这种心态下,双方的信任度已经不足以维持继续医疗过程,出院也未必就是单方选择。

编辑:王殳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