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东镇网 > 资讯 > 青岛 > 波螺油子 >

德国人迪特里希在信号山发出侵略青岛信号

时间:2016-10-20 15:06   来源:城市信报   编辑:钧甯

\

1897年11月14日,德国五艘军舰声势浩大地杀到胶州湾,看着这一切,站在大石头山(信号山旧称)上的一个人笑了,他叫冯·迪特里希,又译棣德利 ,是德国远东舰队(也叫东亚舰队)司令。接着,德国侵略军在栈桥强行登陆,武装占领青岛,青岛从此沦为殖民地 。五艘军舰为何能大张旗鼓地入侵?迪特里希又为何在大石头山发出入侵信号?今天的《发现青岛》,我们就来说说迪特里希。

胶州湾是他努力的唯一目标

迪特里希的名字是跟随远东舰队出现的。随着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爆发,德国重新对中国产生兴趣。在德皇威廉二世的支持下,德国海军部成立远东舰队,由海军少将保罗·霍夫曼指挥,但初期的远东舰队装备简陋,只有一艘现代的伊雷妮号防护巡洋舰和三艘老旧的小舰艇。之后,在霍夫曼的请求下,三艘小舰艇被替换,但远东舰队的条件仍然很差:没有基地,舰队只能到处依靠,在中国香港依靠英国人、在上海依靠中国人、在长崎依靠日本人为舰队进行技术和后勤保障。德国驻中国大使都说:“我们的舰队不能永远在这里像无家可归的孤儿一样航行。”

两年后,海军少将梯尔匹茨接任霍夫曼,受命在中国沿海寻找建设舰队基地的地方。虽然梯尔匹茨对胶州湾很感兴趣,但德国政府却钟情于其他地方。后来梯尔匹茨被召回柏林,接任者便是海军少将冯·迪特里希。这时,舰队基地地址仍然没有确定,但迪特里希早就有了选择:“胶州湾是我努力的唯一目标。”

从这一刻开始,迪特里希、远东舰队和胶州湾三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德国人在等一个机会,这个机会会让他们直接进入胶州湾,为舰队找到基地。

他率五艘军舰侵占胶州湾

机会终于出现了!1897年11月1日,两名德国传教士在山东曹州巨野县张家庄活动,被当地反洋教组织大刀会所杀,这就是中国近代史上有名的“巨野教案”。据《日本一战期间侵占青岛罪行纪实》记载,在接到“巨野教案”的报告后,德皇威廉二世异常兴奋,狂叫着“中国人终于给了我们一个占领胶州湾的机会了”。他给游荡在海上的远东舰队司令迪特里希海军中将发去电报:“全部舰队立即开往胶州湾,占领合适的据点和村庄,而且以你认为最好的方式,使用最大可能的力量,坚决地去获取最充分的满足。”

接到电报的第三天,也就是1897年11月10日,迪特里希命令远东舰队向胶州湾进发。迪特里希率领的这支舰队由五艘军舰组成,4300吨的“威廉王妃”号、5200吨的“鸬鹚”号、7650吨的旗舰“皇帝”号和并未参加实际行动的“伊伦娜”号、“阿克纳”号。

五艘军舰出现在胶州湾,难道清军没有发现吗?当然发现了,只是,他们被迪特里希的谎言轻松骗过。《德国侵占胶州湾110周年》一文介绍说:“实际上,德国舰队一出现,就被驻防清军的瞭望哨发现。据说,此时的登州镇总兵章高元正在和属下打麻将,得到信报他曾命人前往德舰询问前来的目的。迪特里希派副官带领两名军官和翻译上岸拜会章高元,在得到‘借地演习,进行临时休整,很快就会离开’的答复后,章高元如释重负。

临时休整,好说,好说!章高元并没有多想,而且为了表示友好,还表示要在总兵衙门设宴招待迪特里希。但被德方婉言谢绝了。

德军在信号山发出第一组信号

德方的谢绝,让章高元松了一口气,不用接待了,可以继续打麻将了。

迪特里希骗过章高元后,立即布置偷袭青岛的计划,并命令两艘军舰停泊在小青岛南面和西南面,挡住了总兵衙门和青岛炮台的视线。接下来,可以大胆行动了:11月14日早晨7时,“皇帝”号等三艘军舰上的士兵开始从栈桥登陆青岛。

迪特里希觉得,在陡峭的山上设信号台对派遣的军队是十分重要的。很快,他就看上了大石头山(信号山旧称)。王瑛伦在《百年沧桑信号山》中说,清朝总兵衙门北面,坐落着一个小村庄,叫青岛村,村北有个山头叫大石头山。登上山顶,不仅胶州湾尽收眼底,就是当年周围的山头、村落也一览无余。这个山头没被清军重视,迪特里希却一眼就看出了它的军事价值,在此建了信号台,成为他占领青岛的指挥中心,迪特里希让翻译用几个硬币雇了几个中国人,很快就把旗杆和信号器运到了山顶。随后,德军信号官在山顶建立了一个信号台,迪特里希便设立了观看各营地和军舰的指挥位置,并在这里收发了第一组信号,它是侵略的信号,也是令清军蒙羞的信号,更是青岛沦为殖民地的信号!

随着侵略信号的发出,11月14日早晨8时,德国各舰同时行动,兵分9路,从前后海乘小艇登陆,分头占领了军火库、电报局、栈桥、青岛炮台,包围了总兵衙门和4个兵营。在做好上述动作后,迪特里希于9时向章高元发出通牒:“本司令受德皇陛下的旨意,占领胶州,限三小时内将驻防官兵全部退出女姑口、崂山之外,不准携带火炮,限48小时内退清,过此即作为敌军办理。”毫无防范的章高元慌了,一再请求德军不要相逼,以便等待上级命令。但迪特里希表示:“如再不退兵,就要开炮攻击清军。”章高元早已丧失抗敌的勇气,在德军武力威胁下仓惶率军退往四方,所有炮台、兵营军火库及14门野战火炮全部落入德军之手。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胶州湾事件”。

占领青岛当天,迪特里希曾将一面德意志帝国海军的战旗,插上大石头山的突出悬崖,以示占领成功。作为“胶州湾事件”的主角之一,迪特里希对青岛乃至中国近代史影响深远。

信号山为啥叫迪特里希山

一个等了许久的借口,一个美丽的“休整”谎言,再加上一个毫无危机意识和抵抗精神的清朝总兵,一座城、一个胶州湾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沦陷了。从此,大石头山变成了信号山。为什么叫这个名字?青岛文史爱好者、摄影家袁宾久说:“德国人占领青岛后,在这个山上修了用来指引船舶进出港口的信号台,后来还修了无线电台。从信号台修起来以后,这里已经叫信号山了,当然这个信号是德语翻译过来的意思。而且当时指挥船舶的信号不是咱们现在这种‘电子信号’,是用旗,比如挂一个三角旗表示有船要进出港口,挂一个球形标志表示是有一艘军舰等等。所以老百姓也叫这个山挂旗山。”

挂旗山、信号山都比不上它另外一个名字响亮——迪特里希山。为宣扬占领者迪特里希的功绩 ,1898年11月14日,德占青岛一周年,德国人在现信号山西南侧的山腰处,竖立起了占领青岛纪念碑 ,将其命名为迪特里希石。迪特里希石碑的设立,由德国亲王海因里希(亨利亲王)提议,他还亲自参加落成典礼。这块巨大的石头——迪特里希石,具有德国占领青岛纪念碑的性质,是青岛第一座含有纪念意义的石碑。这一仪式后不久,德国胶澳总督府将信号山正式命名为迪特里希山。从此,迪特里希的名字跟青岛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对于这座石碑,青岛文史研究者王栋介绍说,从德国占领时期拍摄的图片上看,迪特里希石碑由自然石构成的碑座和人工雕凿的碑体组成,总高度8.5米,宽22米。主碑以整齐的花岗石条砌筑,碑面上刻有德意志帝国的鹰徽图案,下方的碑文雕刻成上旋双弧线状,上书(德文中译):“他为皇帝,为帝国赢得了这片土地,这块岩石以他的名字命名为冯·迪特里希石。”在主体石碑的下方山体岩石上,另刻有德文碑记:“1897年11月14日,海军中将冯·迪特里希在这里占领了胶州地区。”右侧,刻有内容基本相同的中文碑记:“伏维我大德国水师提督 ,棣君德利曾于光绪二十三年十月二十日,因在此处而据胶域之土地,凡我同僚寔深敬佩。”

迪特里希石碑到底哪去了

奇怪的是,不管是迪特里希石碑落成,还是信号山改名为迪特里希山,这么隆重的典礼上,各种记载中竟然没有出现迪特里希的身影。原来他去菲律宾了,当时美国和西班牙打仗,菲律宾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德国人想趁乱去捞一笔,结果迪特里希就被派过去了,可是最后没捞成。迪特里希离开青岛后,海因里希亲王接替了他的职务。

迪特里希石碑也只存在了16年。1914年,日本取代德国占领青岛后,为了纪念日本驻青岛守备军司令官神尾光臣,将迪特里希山改名为神尾山,又在这块石碑的鹰徽上,增刻上了日本占领青岛的日期:“大正三年十一月七日(1914年11月7日)”,以示占领和对德国人的羞辱。

只是,不管是德国还是日本,都得吞咽自己种下的战争苦果。随着侵略者的离去,这座所谓的纪念碑也莫名消失了。石碑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又去了哪里?传统的说法是,1922年12月10日中国政府收回青岛主权之际,日本人在撤离青岛前,将刻有日占日期的石砌碑体拆散,运回日本后重新进行了组装,对岩石上的另外两块碑刻,则进行了爆破拆除。这些碑体,现存于东京国立博物馆。也有人说,石碑是被中国人自己给炸坏了,因为日本人没必要运回去。

2008年3月16日,袁宾久与《发现青岛》论坛的王栋、金鹏、衣琳、吴坚、贺伟、刘逸忱、蔡泳、毕明建等10余位网友再探信号山德国石碑遗迹,在这次的实地考察中,青岛军事史研究者衣琳又在一块翻倒的迪特里希石碑残石的底面,摸到了文字痕迹,将其翻转后,一块带有三行共14个德文字母的石碑残体,呈现在了众人面前,残留的德文字母是:“M14.NOVFFANDMIR”。这块石碑残块,是带有“S”字母的德文碑的一部分,位于其左上部,残文中的“14”,正是德国占领青岛的日期……

随着迪特里希石碑的消失,迪特里希的名字似乎已经被忘却,但青岛人永远忘不了,110多年前的那个早晨,正是这个人登上信号山发出了侵略青岛的信号!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