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东镇网 > 生活 > 汽车之家 >

暑期学车潮来袭 驾考中心考试量屡创新高

时间:2017-08-04 06:38   来源:大众网   编辑:宁乡

暑期哪里最火爆?位于惜福镇的青岛市车管所驾考中心绝对能排上前几名。8月3日,记者到惜福镇驾考中心进行探访时了解到,进入暑期以来考试量屡创新高,科目二考试最多时一天有2051人参加考试。考试量如此巨大,考试民警打起十二分精神,从1500多名考试人员中将一名企图浑水摸鱼的替考人员查获。针对暑期考生数量多,天气炎热的情况,车管所民警还提出温馨服务工作,在每个候考点准备了应急药品和热水,防止考生出现中暑、脱水等意外情况发生。

2051人,创科目二考试人数最高峰

每年暑假,都是大学生和准大学生报名学车的高峰期,这一时期也是惜福镇驾考中心最忙碌的时期,今年暑假,更是惜福镇驾考中心自2014年启用以来最忙碌的一个暑假,日均有五六千人参加考试,各个科目的考试人数都创新高。

3日上午9时,当记者赶到位于惜福镇驾考中心科目一时,大厅里的770个座位已经座无虚席,考生们都在耐心的等候系统的叫号。“暑期以来,我们科目二考场日均考试量1800人次,7月18日2030人次,7月28日2051人次,不断刷新着考试人数的记录。”市车管所考试一科科长彭申可介绍。考试人数的增多不仅体现在科目二上,“暑期科目一考试人数日均也达到了1500人。”记者也了解到,暑期科目三考试的人数同样达到了日均1500人次左右。

记者了解到,惜福镇驾考中心科目二考试的最大额定考试人次是1800人次,这是由134辆考试用车和民警正常的上班时间限定的,日考2051人次是怎么做到的呢?靠的就是民警们放弃休息时间。

“每年暑假都是学生学车的高峰期,为了满足更多学员的考试需求,我们民警主动调整了工作时间,科目一考试早上7点50分前开考,其他科目考试8点开考,这就要求我们民警必须在7点30分到岗做好准备工作。”彭申可告诉记者,“下午直到所有考生都参加完考试民警们才能下班,有时能下班需要6点多。”记者了解到,在惜福镇考试中心上班的民警们家都住在市区,每天坐班车上下班,早上6点多就要出门,而加班时晚上回到家就已经20点了。

考生虽多,但秩序井然

随后,记者来到科目二考试侯考大厅,看到大厅里面也是人头攒动。“科目二考试的侯考大厅分为驾驶桑塔纳候考厅和驾驶捷达候考厅两个部分,考生先进入候考大厅,进行身份验证、录入指纹以及拍照等程序,在进行完这些程序之后,考生先在候考考大厅等待。”彭申可介绍说,“考生在进行科目二考试之前,会再进入待考大厅等待,待考大厅的人数控制在110人左右。”

待考学员以所在的驾校为单位,一队队有序进入。合理的考试程序及高科技设备的介入,使整个考试过程就像是一个自动化流水生产线,有条不紊,秩序井然。

大厅后面便是科目二考场,全市的所有科目二考试,都要在这里进行。考场及考试大厅内秩序井然,站在考试大楼上记者看到,偌大的考场内,只见考试车在移动。根据规定,作为考训中心的引考员只能在起点辅助考生进入考试车,禁止进入考场,否则要给予处罚。

暑期学车,学生占7成

暑期参加机动车考试的人群较平常增多,到底能增加多少人呢?“据目前的统计,暑期考试的学员较平常增加了三成,这三成基本上都是学生。”彭申可介绍,暑期参加考试的人员有7成以上都是学生。“暑期的学生主要分为三类,一是高中毕业即将走入大学的准大学生,一类是正在读大学的在校生,还有一类是应届大学毕业生。”

在科目一和科目二的候考大厅里,一个急救药箱格外吸引人的眼球。“考虑到暑期天气炎热,来参加考试的学员较多并且以刚走入大学校园的大学生为主,我们在每个候考大厅都准备了急救箱,里面是治疗低血糖、中暑等突发急症的药物。”彭申可还告诉记者,夏天气温炎热,为了防止学员们饮水不足出现脱水的问题,他们还在候考大厅里新安装了饮水机,为学员们提供热水。

“考得怎么样?”记者询问一名刚刚考完科目二的考生。“一次通过!”这名学员非常兴奋的告诉记者:“我今年刚考上大学,暑假这么长父母就建议我学车,于是就报名练车,今天参加科目二考试。”记者了解到,这名学员所在的驾校是当天第一拨参加考试的,他早上6点多就到考场外等候了。

暑假期间,学生们考试的通过率怎么样呢?“只要学员们好好练习,通过率还是很高的的,科目一的通过率在90%以上,科目二场地考试的难度稍微大点,但通过率也在70%以上。”彭申可介绍告诉记者,科目三的通过率比科目二还要高一点,在80%左右。

从1500名考生中发现替考人员

当天,科目一考场共有1500名等待考试的人员,被记满12分的驾驶员需要参加理论考试,考点也在科目一的考场。8月3日就在记者探访过程中,负责对科目一考场学员进行信息审核的民警李明在众多考生中发现了一名即将进入考场的替考人员。

“你叫什么名字?身份证号是多少?”在进入科目一考场的闸机处,面对民警的询问这名自称刘某某的学员对答如流,没有丝毫的破绽。“当时我看到这名学员的身份证后第一感觉,这个学员肯定是个替考的,因为这名小伙子看上去只有20多岁,而他提供的身份证上显示出生日期为1973年,已经有40多岁了,逆生长也不可能有这么夸张。另外身份证上的照片和这名当事人胖瘦相差比较大。”李明告诉记者。

随后,李明将这一情况反映给考试一科领导。“我们都觉得这是个替考的学员,随后我们就通过公安网查询这个身份证的相关信息。”彭申可告诉记者,“据我们的经验,有备而来的替考人员一般对被替考者家里的信息掌握不全,这是个突破口。”在民警查询相关信息时,这名替考者提出想上厕所的请求,这让民警更加怀疑其是替考者。但是,让民警吃惊的是,这名替考者对被替考者家里的情况非常熟悉,都对答如流。难道误会这名学员了?“问一下他母亲的生日。”有民警提议。当民警问出这个问题时,替考者的心理防线崩溃了,承认自己是替考的。

原来,这名替考者也姓刘,是被替考者刘某某的亲侄子。“我叔叔是开啤酒屋的,最近比较忙没时间来考试,我就替他来了。”替考人刘某告诉记者,他是一名90后,去年刚考出驾照,对科目一的考试内容还比较熟悉。

“根据公安部139号令,替考未遂的刘某受到了严厉的批评教育,而他的叔叔,也就是被替考人员将被判定此次考试不合格,并且在未来一年内,他将被禁止参加理论考试。”彭申可告诉记者。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